最后的壮美:探访雪豹之乡——昂塞 (二)

题图

本文摘自野性中国摄影师李成(光阴几何web)《最后的壮美:探访雪豹之乡——昂塞》一文。

每天外出上山拍摄,都能看到大量的高山兀鹫在河谷上空盘旋,乘着热气流沿悬崖扶摇直上,或者像轰炸机一样掠过森林的上空。冬天繁殖的胡兀鹫,此时的幼鸟已经羽翼丰满,正与亲鸟比翼天空。

1

​有时候当一个人行走在高山之巅的时候,总有好奇的高山兀鹫或胡兀鹫靠近头顶盘旋,如果当你坐下或躺下来休息时,它们就会靠的更近,似乎是要检查我是不是它们的潜在食物,直到愿望落空,它们才会不情愿地离开。

在昂赛,陪伴人类最多的鸟类毫无疑问非喜鹊莫属,无论是在牧民家中还是在高山之颠,都能听到喜鹊嘈杂的叫声,当我们在野外扎营或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任何时候身边都会立刻出现喜鹊,飞落在旁边安静的等待着,一旦起身离开,喜鹊就会展开它那深辉绿色的美丽翅膀和尾羽,前来收拾我们营地的一切有机物,这应该是长期与山上放牧或挖虫草的牧民形成的一种依赖关系。

相比之下,喜鹊的亲戚乌鸦就对人类疏远一些,通常远远地沿着河道或山脉搜索尸体或其它食物,只是当人类聚居区附近有大量垃圾的时候,乌鸦才会在此聚集,但昂赛虽然偏远,却因为有健全的垃圾回收机制与藏民超前的环保意识,很难看到其它藏区那种堆积成山的垃圾状况,所以这里人类聚居区附近的乌鸦也就相对要少一些。

2

上午常常能见到大群的秃鹫沿着山谷悬崖边缘盘旋。

​每天上午,乘热气流上升的并不只有各类猛禽,三五只或大群的黄嘴山鸦也会迎着上升气流做各种飞行表演,并同时发出清脆的类似狗一样的叫声,为沉寂的高原增加了热闹的气氛。

而猛禽之王——金雕,则已提前进入了发情期,昂赛峡谷坐落着众多高耸的悬崖峭壁,金雕就喜欢在这些峭壁上安家,4月初,已经可以看到成对的金雕在检阅巢穴了,孙老师还幸运地拍摄到了金雕交配的画面;昂赛河谷猎物密度很高,因此金雕比较常见,有一次见到它们无辜地受到乌鸦的追击,金雕摆出一副疲于应战的姿态,找一处高处突出的岩石停下来休息,一旦它们养足起精神,便收起翅膀,如捕猎一般的姿态迅速往远处河谷里俯冲,在河谷半空中打开翅膀和尾羽,抬头冲向天际,直到势能耗尽,又继续收翅俯冲,如此波浪一般地几次重复几次,很快就远离了刚才乌鸦的地盘,这难得的一幕飞行表演,也许就是传说中的鹰击长空吧!

3

高山兀鹫是昂塞最大,最多的猛禽,起着清道夫的作用,哪里有兀鹫落下,就意味着那里有尸体

4

迎面飞来一只好奇的胡兀鹫。

5

这只翼展近3米的胡兀鹫像滑翔机一样掠过我的头顶。

6

金雕虽然看上去比高山兀鹫和胡兀鹫都要小,但是却是昂塞不折不扣的空中霸主。

7

收翅俯冲的金雕。

8

平时不起眼的喜鹊羽毛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光泽。

​昂赛有众多雉类可供金雕等猛禽捕食,除了前面所说的高密度的白马鸡,高海拔地带还有高山珍禽——藏雪鸡,这种敏感而又善于伪装的雉类可不像白马鸡那样易于拍摄,通常我们只能远远听到它们的叫声,除非在不经意间拐过某个山梁,或翻过山脊的时候,才能在它们飞走之前远远地看上一眼,因为雪鸡与雪豹处在同一个类型的栖息地,所以山水布置的用于拍摄雪豹的红外相机反而常常能拍摄到雪鸡的画面。

同样敏感而羞涩的雉类还有四川雉鹑,之前我们并不知道这一带生存着这种罕见的雉类,但它们确实隐藏在幽深的柏树林中间,竭尽所能躲避着金雕和人类。一对体型小巧的高原山鹑,则早早地换上了鲜艳的繁殖羽,若无旁人地在公路边互相追逐嬉戏。

9

雪鸡常在高山之巅活动,遇到人类或其它天敌后迅速展翅往山谷里面滑翔。

10

难得一见的四川雉鹑。

11

一对已经进入发情期的高原山鹑。

摄影师介绍:

12

​李成,野生动物摄影师,探险家。曾在墨脱等中国最偏远的丛林中寻找并拍摄野生动物,屡次发现新物种与国内新记录物种,如白颊猕猴,棘棱皮树蛙等。

由于篇幅关系,我们将分为三篇向大家推送,还有第三篇将在后续的推送继续为大家讲述,敬请关注!

(文/光阴几何web,

原文链接:http://ift.tt/2d2j6Ru

科学公园 October 01, 2016 at 07:14AM
from 科学公园 http://ift.tt/2drnNaO

VN:F [1.9.22_1171]
Rating: 0.0/5 (0 votes cast)
VN:F [1.9.22_1171]
Rating: 0 (from 0 votes)
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